美发师的职场蜕变

      


       早上十点开门迎客,剪发、烫发、做造型;晚上十点关门,然后拿出一个小时为店内员工进行工作培训——这是古藤造型店长杨政一天的主要工作内容。忙起来的时候,只有偶尔望一眼窗外,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而自己的午饭还没有吃。但这看似日复一日的简单重复,却让这个1993年出生的小伙子充满了无限热情。“累确实挺累的,但是很有成就感。”


  “不爱武装爱红装”

  都说“爱美是人的天性”,但人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往往会无意识地把男生排除在外。而杨政就是一个特别爱捯饬自己的男生代表。“自己利利索索的,别人看起来也舒服”。初中毕业后,年纪轻轻的杨政,开始对未来发愁:去学汽车吧?家里有人提出建议。不去,没兴趣!杨政坚决地拒绝了这个与男孩子匹配的行当。

  说来也怪,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的杨政,却向父母提出了学美容美发的想法。什么?一个男孩子去学美容美发?那能有什么发展?父母对此很不理解。“本来我是想去学个速成的培训班,但是家里人坚决不同意。”周围不正规的小理发店,留给家里人根深蒂固的印象就是“没有前途”。与家里人几番“较量”下来,父母终归还是拗不过孩子,双方互相让步后意见达成了一致:学美容美发可以,但是要去正规的地方学。于是,2009年杨政进入北京市黄庄职业高中,成为“美容美发与形象设计”专业的一名学生。

  两年的学习,一年的实习,再加上三年的工作,杨政再回过头来看父母当年的坚持,觉得无比的感激。“我父母当时的想法可能比较简单,觉得正规的职业学校里有文化课学习,不会让孩子们不务正业。”而有了几年实战经验的杨政现在觉得,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速成的,即使是一项外人看来简单,如美容美发的工作,如果没有足够的积累,没有接受过综合的培训,对于造型的理解、对于职业方向的把握,都会受到相当大的局限。

  职教为未来打开一扇窗

  正在杨政摩拳擦掌准备投入到各种专业课程的学习时,他发现,自己的课程表上居然有那么多文化课、就业指导课。“我一开始特别不能理解,我就是想学美发,干吗给我安排文化课呢?”而之后,同行前辈的讲座,来自业界的分享……所有这些让杨政发现,原来外人眼中的“剃头匠”的生活可以如此精彩,小伙子的世界一下子被打开了。

  杨政还记得进入学校后的第一堂课上,老师让他们写下自己对未来职业的期许:想在这个职业上发展到什么地步。当时的杨政想法很简单,一点儿都没犹豫就写了“美发师”。那时候的他想不到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高二时,杨政听了一场讲座,国际顶尖美容彩妆造型大师宋策走进黄庄职业高中,为学生们带来了自己人生阅历的分享:开沙龙,成立工作室,创办学校,游学进修……宋策口中的一切,都让杨政感到着迷,“在这样一个起点上,看得会更远,了解到自己未来可能有的更多层次的发展。”杨政开始觉得,自己简单的美发梦想不仅仅是一份职业,更是能给自己和别人都带来改变的一份事业。

  深刻意识到自己手艺能为别人生活带来改变是在高二时,杨政与同学们一起走进敬老院,义务为老人理发。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行动不便,卧病在床,理完发后精神十足笑得像个孩子,让杨政感受到了自己工作的意义。

  亲爹上阵做模特

  而要说起来,杨政手艺的第一个“尝鲜者”正是当初并不太支持他踏入这个行业的父亲。高一下半学期,杨政参加了他学生生涯的第一个职业大赛——北京市中等职业学校形象设计技能大赛暨全国中等职业技能大赛北京赛区“板寸”比赛。尽管在模特头上练了无数次,但是没在真人头上上过手,杨政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这时,他的理发剪瞄上了自己的父亲。“我爸爸是长一点的男发,除了夏天稍短点儿,冬天稍长点儿之外,同样的发型,他已经保持了快十年了。但是为了我的寸头比赛,他就大义凛然地做出了‘牺牲’。”

  杨政记得特别清楚,平时在模特头上利利索索地在30分钟之内就能完成的发型,他在自己父亲头上剪了整整两个小时。“技艺生疏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不了解,不敢上手。”两个小时后,父亲对自己的新发型没有表态,只是说了句“你还需要多加练习”。“不过,在那之后,我爸爸还真是再也没有剪过板寸的发型。”杨政笑着说,那时的家里人虽然接受了自己的选择,但是对于这个行业了解得不多,认可度依然不高。所以,这时参加比赛的杨政,心里其实也憋着一股劲儿,“你们不是觉得这行没前途吗?我偏要证明给你们看!”

  越着急证明自己,越容易出偏差,在这次比赛中,信心满满的杨政仅仅拿到了第三名的成绩。这对于初次征战赛场的高一学生来说,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但是杨政并不满足,而他也没让自己失望,在学校的两年中,他前后参加了5次各级别的比赛,并先后获得全国发型化妆大赛亚军和冠军。

  达芬奇画蛋我画线

  对于职业学校的学生来说,无论从事的是哪个行业,背后都是无数枯燥的练习和努力。在入行之前,杨政一直觉得美发是个“漂亮的职业”,学好了可以把自己捯饬得更加精神。而事实与想象相差甚远。比如说,寸头讲究方圆,说白了就是要在头上“画”出一条完美的弧直线。为了让自己对“弧直线”有一种直观的概念,形成手感,杨政曾经单练画线就练了好久。“一天就画满一个本子。很枯燥,真的很枯燥。”杨政直言。然而,这种笨法子的效果却是显著的。“最开始画线的时候,很慢,曲曲折折的,到后来一笔就能成形。”

而画线还不是最枯燥的。有一年,杨政参加了烫发比赛,大赛要求在20分钟之内在全头卷60根标准杠。杨政大概算了下,连卷带拆,这样练一遍下来就得花个30分钟左右;而他们当时一天要练25遍。“从早上8点开始进入训练模式,除了上厕所、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练习。一块儿练习的小姑娘胳膊都肿了,随身带着红花油。”杨政也未能幸免,“卷杠时因为大拇指需要用很多力量,因此我们每个人的大拇指上都有厚厚的茧子。不会起泡,只是这部分的皮肤会越来越厚,一使劲的时候就疼。”

  再回过头来看那段艰苦岁月,杨政的想法已经变得更加成熟,“这样的训练强度极大地锻炼了自己的坚忍度,而这种品质在以后的工作中是非常有利的。”

  毕业后,杨政进入古藤造型继续践行着自己的梦想。他以两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别人需要5年左右才能完成的从技师到店长的晋升。现在的他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做一名美发师,对于未来,他有了更宏大的梦想。